游戏

崔永元创业做非转基因食物但他说只有3万人

2019-03-12 01:16: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1月4日,在苏州举办的2016中国全零售大会上,崔永元以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主持人的身份,做了题为“打造消费者与商家的根本连接点”的演讲。

崔永元称,他已进入零售业,将在3个城市为3万会员提供非转基因商品。

非转基因“卫士”创业了,卖的就是非转基因食物!

感觉很像每天教你怎么护肤的美妆博主突然开始卖面膜,崔永元的反转基因战斗,一直以来都有些弘扬正义的意味,从正义到商业,并没有从美妆知识到面膜生意那么自然,让人多少感觉“你是在逗我么”。

所以崔KOL为何从舆论英雄开始兼做商人了?他是这么说的:

“我进入零售届是为什么?是因为3年前,我在跟农业部的不作为、转基因的泛滥在作斗争,在做的过程中,亲朋好友、兄弟姐妹,总问我一句话,‘那我们怎么吃到安全的食品?’”这个我真的没有办法,因为这个不归我管,但是问的人多了我觉得这是个,它也可能也是个商机,那我就来做这件事儿吧。

老子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确,大自然不会按照人类的把生物长成对人类有利的样子,“”也同样意味着可能存在有毒有害物质,农业的意义在于用科学手段改造食品,让食品品质变得更加安全,同时降低生产成本尽可能减少人类饿肚子的可能。

不论你是否接受,发达国家已经把发展转基因技术作为抢占未来科技制高点和增强农业国际竞争力的战略重点,中国也在积极跟进,这也就不出现了崔永元所指责的“农业部不作为”:

“农业部科技教育司司长廖西元司长表示,发展转基因是党中央、国务院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中央对转基因工作要求是明确的,也是一贯的,即研究上要大胆,坚持自主创新;推广上要慎重,做到确保安全;管理上要严格,坚持依法监管。今年中央1号文件强调,要‘加强农业转基因技术研发和监管,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慎重推广’。”

可以说,转基因已经是你生活中无法逃避的,不管是已经全部为转基因技术生产的乙肝疫苗,还是抗虫玉米、抗虫棉花,甚至是转基因抗虫农药、肥料等,转基因产品已经进入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让人无所觉察。

所以撇开转基因到底是否安全不说,崔永元老师要如何保证自己所生产的食品可以做到百分百非转基因。

不过,这就说远了,回过头来说,如果你关注过崔永元老师在禁止转基因食品上做的努力,你应该相信,他是真的相信转基因食物是有害,并致力于让全人类告别有危害食物,呈现出了为民请愿、拯救世界的英雄的样子。

(崔永元的部分微博截图)

但事实上,在崔老师看来,恐怕只有3万人配得上他所谓的“安全食物”,具体人选由他说了算。接着上面的崔老师的发言,他又接着说道:

“我用的是会员制,我选了3个城市,每个城市发展一万名会员,只给这3万人供应健康的食品。

然后我这个人有洁癖,我有的人不是特别喜欢ta,不喜欢到什么程度,他有钱我也不喜欢把东西卖给ta。但是这个怎么办呢,我们小时候受到的教育是“顾客是上帝”,来一个人你就必须得卖给他,不能挑肥拣瘦。

然后我想了个办法,搞了个双向选择,您也可以选择我,我也可以选择你。”

在崔老师构建的健康世界中,他似乎扮演了一个上帝角色——我不喜欢的人,你们就继续在世俗世界饱受转基因食品的危害吧,这是你们应得的。

我很难想象做一个只允许3万人吃的“非转基因食物”,对推广“禁止转基因食物销售”这个事情有何帮助。

崔永元创业做非转基因食物但他说只有3万人

不仅如此,他还进一步强化了这个游戏的玩儿法:

“那么我的这个食品公司有个什么特点?就是我们每年要办12个这样的演讲活动,请的是全世界的大脑袋,就是你能想到的的演讲高手,用这个方式来净化我的会员的水平。”

看到了么,“净化”会员水平,一个有些宗教意味的词语。每年的12场演讲,看似是知识教育大讲堂,我倒觉得每年的12个“大脑袋”更像是非转基因的传教士,让会员始终相信非转基因技术有危害的,保持用户粘性,毕竟“大脑袋”说得话更具有可信度,那些请老外白人背书的牙膏广告都是这么玩儿的。

,他还提到了时下商业中的“工匠精神”:

“我去过一个日本小作坊,三代人,每天只做150个栗羊羹,但是坚持保证质量,不扩大生产。而这个事情放在中国就会扩大生产,要把这个卖给全世界。他们很踏实,我们却很着急。

在面对互联冲击的时候我们应该考虑,这个社会缺什么。缺商品和服务,但是更缺诚信。”

提一嘴,崔老师的食品公司名为“崔永元老滋味食品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崔永元出资3500万元是公司第二大股东,中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出资6400万元,是公司大股东,柴彬出资100万元,占股小(柴彬同时还是哈罗艺术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亦是中瀚投资基金所投资的公司之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