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以建筑的形式关照都市生存

2019-05-18 02:46: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以建筑的形式关照都市生存

硕大的竹“茧”、台灯造型的“树亭”、传递着环保理念的“风亭”与“水亭”……昨日前往本届“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设于深圳市民广场的主展场探营,所见的诸多展品无不给人带来全新的观感和深层的思考,它们都以建筑的形式关照着都市生存。

“这建的到底是个什么东东?”在市民广场东南角,用脚手架围建着一个手雷状的物体,它用麦秆包裹着。这是巴西参展团体Triptyque的作品Creature,乍一看还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被视为本届展览神秘的作品,是建筑师用丰富的想像力,创造出了这个奇特的建筑物。原来,这座高塔和附之其上的线性元素是要比喻正在形成中的城市认同和建筑物的影响。

向广场北面的高台望去,15盏台灯造型的建筑物分外引人注目,它是荷兰建筑工作室Maurer United Architects的作品“树亭”,这个人造树林能供近百人乘凉休息。广场上还错落着三个绿色“大月牙”,它们是自行车滑道的造型,已有自行车爱好者忍不住在上面一试身手。

步上高台向中心长廊走去,一头土红色的“牛”迎面而来,它是葡裔美国艺术家Rigo 23的参展作品――“雪牛站”,一道门开在牛腹的位置,进入到里面可以看到屏幕在播放视频,表现的是对二十多位深圳建设者的访谈画面,当中有工程师、清洁工、理发师等。Rigo 23的作品一向关注地方性和全球性政治,并将创作植根于当地环境,强调与当地社区的关系。他在做这个作品前,已在深圳进行了将近一个月的市民访谈。

继续往前走是中心书城的屋顶长廊,一片蓝色出现在这里,来自台湾的参展人刘国沧和打开联合工作室的这幅“深圳市民广场蓝图”说的不是未来,而是过去。蓝色的意象,诉说着这片土地上曾经存在的元素:单车、稻田、树林、水路和那消逝的舢板船。这艘船放在了“深圳市民广场蓝图”的顶端。小小的渔船,曾是“小渔村”深圳的支柱。渔船已渐渐消失不见,和它一起消逝的还有什么呢?“这艘船昨天才用铁丝绑住后烧成一个记忆的壳子。”刘国沧的助理蔡佩煊小姐告诉,它代表着深圳快速发展后一个虚幻的记忆的留存,一方面纪念实体船只已不复现形于城市当中的过去,也表达出对深圳港岸记忆的追溯。

在市少年宫的南侧工地的围墙内,一个竹制的“茧”状物体卧在泥土之上,它正是来自台湾弱!建筑团队的作品,建筑师们向昆虫学习建筑的方法并具体实践出来。“茧”的建筑材料多取自天地并归于天地,如竹、泥土,意图在吵嚷烦乱的都市里,营造过度喧嚣的安静、一个沉静处所。“茧”是个临时性建置的多功能建筑空间,在双年展期间将举办“孩童城市工作营”,并邀请地下乐团做演出同时举行读诗会和建筑论坛。

在“茧”的附近,还有来自北京的建筑工作室Open Architecture的作品“红线公园”,由脚踏车、安全帽、竹梯、轮胎、缆绳、铁等多种元素组成一道围墙,作品建议的是将封闭小区的围墙变成线性公园,这样既解决了城市中公共场地短缺的问题,又不会占用更多的城市空间。它的一旁是北京设计师马岩松的作品“大脚印”,如同恐龙巨爪的大脚印由红色塑胶铺就,极富童趣,展览期间脚印上会放上很多玩具,供小朋友们玩耍。

空气污染和水资源短缺,可以解决吗?杜鹃+香港大学都市生态研究小组的作品“城市生态”项目试图解决在紧缩的当代城市状况下,建筑设计与城市规划实践如何进入可持续性发展,展出的两组作品“水亭”和“风亭”,即分别为“水态:都市冷却器”和“空气态:人力过滤器”,关注严重都市问题――空气污染和水资源短缺。

在市民广场的地下展厅,斯洛文尼亚艺术家Marjetica Potr呈现给人们的是一幅表现新奥尔良遭受卡特里娜台风之后兴建的各种建筑物的壁画,还有日本艺术家中山英之的作品“水中漫步”已经铺上了黑色的水底石。观众步入水中涟漪泛起,也可如孩子般踢起水花,极富诗意。

在这里,各种奇思妙想的作品还有很多很多,值得每个人亲自前往探访和体味。

打鱼器
微信充值捕鱼游戏
3d捕鱼游戏手机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