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溫州民資鞋革企業海外疾進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2019-03-06 17:28: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溫州民資鞋革企業海外疾進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南來北往,東征西討,溫州資本的動靜觀瞻,一向令國人側目。如今,他們抱團兵發海外,或克隆小商場坐地甩貨,或招兵買馬建園開礦,財大氣粗者更是炒房炒到中東,動輒投資百億買島建房。其間,不乏賺得盆滿缽滿的發跡傳奇,亦有斷臂求生的慘痛經歷,但或贏或輸,都洋溢著一種令人感奮的激情,其投資效率也令人安心,畢竟是自己的身家——這就是民間資本的魅力所在

  未來兩個月里,30多位溫州企業老板將開始他們的東南亞之行。他們將先后考察3個獲商務部中標的境外工業園區——越南龍江工業園區、柬埔寨羅勇經濟貿易合作區、巴基斯坦海爾-魯巴經濟區。這些老板是溫州市外經貿局組織企業前往境外考察的批。

  “現在企業希望政府多組織去境外考察。”溫州市外經貿局外經處葉毅說,這次“東南亞之行”報名要去考察的企業家達70多人,基本都來自鞋革、紡織、服裝、家具等勞動密集型企業。

  在國內生產成本上升、宏觀調控力度加大等多重不利因素驅使下,近兩年溫州資本開始“移師”海外——在境外建立加工企業、工業園區,以及進行能源資源、房地產開發。

  據溫州市外經貿局統計,2006年至2007年,溫州共153家企業在海外設立公司,約占自1986年以來20年總量的1/3。

  “溫州資本又一次走在全國前面”,溫州市委政策研究室調研員、溫州大學教授馬津龍認為,溫州資本的國際化,延續了溫州民營經濟的先發優勢,“溫州模式”考量標準正由GDP向GNP轉變。

  商品城斷臂求生

  “殺價太厲害,市場已經做爛了”

  “相差太大了”,談起10年前后的生意,喀麥隆華僑華人工商總會創始人之一、喀麥隆“中國商城”董事長吳建海感嘆說。

  1994年,溫州人吳建海來到喀麥隆銷售中國的商品,5年后在喀麥隆城市杜阿拉商業中心創建“中國商品城”,開辟店鋪專供中國商人租用出售商品。“那個時候,我們是發一個集裝箱商品,就能賺回一個集裝箱,錢是翻倍賺。”他說。

  但好夢已不再。吳建海說現在鞋子、服裝這一塊,海外銷售的利潤只有20%左右,有人發貨不對口,甚至還虧本。

  利潤急劇下降的原因主要是產品過于飽和,這些產品大部分來自中國。“殺價非常慘烈,提價也非常艱難。”吳說,他的一些親戚在西班牙等國做買賣,也面臨同樣的情況。

  這的確是普遍現象。南非溫州同鄉會會長黃建文說,目前“中國制造”的廉價服裝、皮鞋、百貨遍布南非超市,其利潤率已不足8年前的1/10。

  吳建海、黃健文都認為,中國出口的勞動密集型產品“不再吃香”。“再賣這些產品,就沒什么名堂了,僅僅只比打工好那么一點。”黃健文說。

  為尋求成本更低的商品,黃健文的南非的合作伙伴紛紛放棄與中國商人合作,轉向越南、泰國等東南亞國家。

  在此背景下,溫州出口增幅也出現少有的下降。據統計,今年2月溫州市出口額6.9億美元,同比減少17.91%。其中,鞋類、服裝及衣著附件出口同比分別下降了24.54%和35.95%。從數據分析看,海外溫州人拉動出口效應在明顯減弱。

  中國商品失去競爭力的同時,也讓溫州商人此前崇尚的境外商品城,遭遇了前所未遇的打擊。

  自1998年溫州人建立了首個境外中國商城——巴西圣保羅中國商城至今,溫州商人先后在喀麥隆、俄羅斯、荷蘭等眾多國家建立了15個境外“中國商品城”,共有400多家溫州企業進場經營,截至2006年共帶動國內商品出口25億美元。

  “殺價太厲害,市場已經做爛了。”吳建海表示,他們現在的主要精力不是想把商品城做的有多大,而是向上游相關產業轉移。

  賣不如建

  “如果不走出去,我們早就死掉了”

  靠賣商品看來是難以為繼。吳建海在幾年前就寫了一份“中國企業境外建廠”的應對報告,遞交給了中國駐喀麥隆大使館。

  在這份報告中,吳建海認為在中東、非洲、南美等發展中國家,輕工業基礎比較薄弱,中國中小企業大有可為。“中國企業技術是成熟的,機器設備是現有的,而在國內他們則沒有多少伸展的余地。”吳建海說。

  這一點得到了溫州一家鞋革企業老板的認同。“如果不走出去,我們早就死掉了。”這位老板說。事實上,在境外建廠潮流中,在外溫州人“經營升級”和國內溫州企業“走出去”同時出現,這兩股力量交織在一起,由此出現溫州資本突擊海外的“集群式”爆發。

  目前在眾多發展中國家,溫州人至少擁有上百家企業,產品主要分布在鞋革、機電、汽摩配等輕工業領域。在歐美發達國家,溫州企業主要通過并購進入當地市場,如哈杉鞋業并購意大利WILSON(威爾遜)制鞋公司等。

  溫州資本不僅僅在鞋服等傳統產業上用力,同時也瞄上了高科技和文化產業。如溫州正泰集團將在西班牙加利西亞投資1.2億歐元,建設一座歐洲的太陽能發電廠,溫商王偉勝也購得阿聯酋國有電視臺阿拉迪爾衛視等。

  吳建海也不再滿足開個商店、辦個廠,正考慮在非洲建立工業園。他透露正和非洲某國談一個占地約100公頃的工業園項目。“這樣企業才能甩掉稅收、勞動力、土地等成本上漲壓力,同時也可解決當地稅收和就業問題。”

  事實上,目前溫州企業在俄羅斯、美國、越南已有3個境外工業園區。

  在目前商務部19家中標的境外合作區中,溫州企業就占據兩席,分別為溫州的浙江協力皮革公司、四川乾盛礦業公司和海亮集團共同投資1.05億美元的越南龍江工業園區,溫州康奈集團與黑龍江東寧吉信工貿集團共同斥資20億元的俄羅斯烏蘇里斯克經濟貿易合作區。

  除此之外,溫州樂清通領科技集團在美國亞特蘭大獨資建立的工業園區,一期工程占地約1300畝,總投資1億美元,是一個高科技工業園區。通領科技集團辦公室蔡昌信表示,目前項目用地“三通一平”已結束,將進入施工建設和招商階段。

  “從原先個人、單個企業到境外擺攤設點,到如今一家企業、多個企業聯合在境外建廠、投資工業園,說明溫州企業的水平在不斷升級。”溫州市外經貿局外經處處長夏紅林說。

  開礦建房

  “別墅還在圖紙上,想買就要交30%的錢,蓋房子過程中又要交30%,房子一修好就全部交完。你說不比中國好做嗎?”

  2003年,南非溫州同鄉會會長黃建文經過打拼,在南非的外貿額已增至1億元。但他并沒有就此停步,開始了新的計劃:開礦。

  就在當年,黃建文與兩個同鄉合資投入2000萬美元,獲得南非一塊10平方公里土地的銅礦開采權。到目前,銅礦已經為黃健文帶來了豐厚的利潤。他現在的主要精力花在開礦和房地產開發上。

  黃建文說,雖然境外溫州人大部分還在從事傳統貿易,但近兩年來,已有溫州人開始轉變經營思路,進入原木采伐、礦產開發、房地產投資等資金密集型產業。

  事實上,之前備受關注的“炒煤團”,只是溫州資本在國內礦產開發的領域之一。反觀全球,眾多溫州人在境外資源開發正進入加速期。

  在非洲津巴布韋,由溫州商人控股的中非能源公司,拿到了達文代爾地區25000公頃鉻鐵礦99年的開采權。目前已經探明品位在45%以上的鉻鐵礦石有7000多萬噸,而總的儲藏量估計在2萬億噸以上。

  在東南亞地區,越南浙江商會會長鄒青海與越南政府也達成協議,獲得了青化省一座鉻礦20年的開采權,3期投資總額在5000萬元左右,據悉這是中國民間資本在當地的一個礦產項目。

  即使在朝鮮,也不乏溫州人的身影。溫州廣壽集團已跨過鴨綠江,投資605萬美元和朝鮮對外經濟協力推進委員會合資設立“大廣合營會社”,從事鉬礦開采、選礦和生產銷售工作。該項目負責人張先生說,由于缺電,鉬礦開發斷斷續續進行,今后公司能源開發重心將向東南亞轉移。

  墨西哥的一處正在開發的銅礦,是溫州目前的境外礦產投資項目。該項目投資者是溫州敢博投資有限公司,該辦公室章麗平介紹說,計劃將銅礦石運到中國內地進行深加工,成品主要投放中國市場。

  此外,溫州資本在境外原木采伐、房地產投資和發電項目上均有建樹。當年溫州“八大王”之一的“電機大王”胡金林,如今在柬埔寨不僅擁有一個月利潤6萬多美元的水電站,還擁有15萬畝的森林開發權。

  吳建海熟悉的一位溫州瑞安商人在尼日利亞從事搞別墅開發,獲利頗豐。“這個國家窮,但有錢人出奇的多。別墅還在圖紙上,想買就要交30%的錢,蓋房子過程中又要交30%,房子一修好就全部交完。你說不比中國好做嗎?”吳說。

  溫州市外經貿局副局長潘平平說,境外資源開發已經納入溫州市政府的重要工作,政府正著手“境外投資項目庫”建設,尤其是資源開發的項目庫。潘認為,通過項目庫平臺,可以讓溫州4000億左右的民資發揮作用,隨企業到境外“淘金”。

  抱團掘金量販專賣

  “一旦在國內外有什么好項目,‘財團’就可以調動幾十億元資金”

  中瑞財團、中馳財團的出現,是溫州新一輪經濟整合的重要信號,而境外溫商群體中出現的一些松散型“財團”,則更具有全球投資視野。

  黃健文透露,在南非溫州同鄉會上千人中,很多人團結在一起組成“財團”,“一旦在國內外有什么好項目,‘財團’就可以調動幾十億元資金。”他說。

  據了解,類似的“財團”在境外溫州人協會中比較普遍,且在國內各領域多有投資,“在同鄉會里,人員之間都比較熟悉,資金拆借也相對比較容易。”黃健文說。

  被譽為“溫州本土經濟學家”的馬津龍認為,溫州人抱團、投資的整體意識比較強,這是其他地方所沒有的。

  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溫州市委書記、市長邵占維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目前溫州有170多萬人分布在全國各地,在159個城市成立有溫州商會,有60萬溫州人分布在93個國家和地區。

  在溫州商人境外投資過程中,建立溫州跨國企業的呼聲開始升溫。溫州哈杉鞋業董事長王建平將在不久后召開的溫州市“兩會”上,提交一份關于“打造溫州跨國企業”的提案。

  溫州企業正在向這個方面轉變。自2001年在巴黎開出首家境外專賣店后,7年間,溫州康奈集團先后在紐約、米蘭、威尼斯、巴塞羅那、柏林等城市開出300多家境外專賣店,并預備在未來五年內,在境外開設1000到2000家專賣店。

  另一大“鞋王”溫州奧康集團,去年6月也在印度、美國、香港地區設立公司。今年3月,奧康印度新德里家專賣店開業。據透露,到2010年,奧康在境外的專賣店總量預計會達到1000家以上。

  但是政府官員和企業家都承認,以輕工業起家的溫州企業雖然正在進行“跨國經營”,然而建立“跨國企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女腰酸背痛吃什么药好
孕期缺钙吃什么食物有哪些
神经衰弱睡不着怎么办
分享到: